Hermès和GUCCI的中国丝绸供应商们集奢奢代理需要多少钱在苏州的镇上办了一场秀 | 时尚商业说

2020-06-30 23:51 热度:110℃ 作者:奢侈品网 来源:奢侈品网

2020盛泽时尚周暨第七届江苏(盛泽)纺织品博览会云展会在6月16日至19日举办。期间共有18个品牌办秀、200多家企业参加云展会,并有多场设计赛事和行业高峰论坛。

你也许对这个地区不熟,因为在过去几百年间,它都站在幕后,是爱马仕、阿玛尼、GUCCI、NIKE、Zara的面料供应商集中地。

事实上,盛泽和苏州、杭州和湖州一起被并称为中国四大丝绸之都。

这里的丝绸生意已经做了500年,随着中国东方丝绸市场在1986年成立,当地丝绸产业步入现代化发展阶段。如今有7000余家丝绸化纤商贸企业集中在这里,并连续7年创造了上千亿元交易额。

这些企业中不乏几十年历史的丝绸、化纤供应链巨头,例如华佳集团、鼎盛集团和罗曼罗兰集团等,它们的客户几乎涵盖各大奢侈品和国际大品牌。

摄影:加琳玮

而现在,这些企业想从幕后走到台前。因此它们携自有品牌参与了盛泽时装周——这个本地举办的第一届时装周。

毋庸置疑,盛泽想通过这一活动,彰显自己也有成为时尚之都的野心,即使当地小镇的人口只有约20万。

其实近年来,许多供应链企业都发展出了自有品牌,只是自有品牌终归不是主业,业绩占比通常较低。

盛泽的各大企业也不例外。比如华佳集团在2013年便创立了服装品牌SANGLUO(桑罗);鼎盛集团目前运营的宋锦品牌上久楷,历史可以追溯至清光绪年间;罗曼罗兰在2010年创立的家纺品牌也早都打出了名号,2017年后还增加了户外服装的细分领域。

然而,今年疫情造成的特殊营商环境,要求供应链企业寻找其他出路来抵抗市场风险,加码自有品牌便成了一个方案。

例如全球最大衬衫生产商香港溢达的自有品牌十如仕在5月推出了新品,该集团品牌及分销董事总经理潘楚颕当时对界面时尚表示,虽然之前一直保持着对发展自有品牌的愿景,但还是处于慢慢摸索的状态,今年的特殊情况适合进一步对自有品牌进行商业拓展。

界面时尚曾报道过疫情下国内服装、护肤品供应链企业的生存情况。

国内疫情在2月后转好后,多地开始复工复产。而欧洲却继而成为疫情风暴眼,导致零售端无法如常运作、货品库存积压,因此品牌延迟或取消派给中国及其他国家供应商的订单。大型供应商遭遇“断血”尚可裁员、继续停工自保,小型供应商就没那么幸运,大批现金流短缺的工厂就此破产、倒闭。

对于纺织业生产量占总产业95%以上、成品约70%都出口的盛泽来说,挑战非常艰巨。

中国东方丝绸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孙健华向界面时尚复盘:“盛泽企业2月10日左右陆续复产,我们市场2月20日复市,3月的出口订单还有很多。但随着其他国家疫情爆发,4月订单降幅较大。5月国内市场的活跃帮助我们有所恢复,基本和去年同期的情况差不多。”

这期间企业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链。盛泽镇政府帮助企业和金融机构对接,使后者增强对企业的信心,伸出援手。同时,也出台了物业免租、水电费减免等相关政策。

“这是一次没有准备好的战役。”华佳集团董事长俞金键对界面时尚说。该集团有近半数客户都在欧洲,疫情期间销售额下降了约70%。

由于华佳集团是一家从研究蚕的基因开始、到做出成品的全产业链丝绸企业,因此疫情发生后,资金链出现较大挑战。就连华佳引以为荣的、中国唯一的有机真丝产品如今也成了一种“负担”,现在堆积了价值两亿的库存。

罗曼罗兰的情况好一些,在疫情中被取消的订单不到1%,常规产品的账面损失约15%。但由于品牌打样工厂都在俄罗斯圣彼得堡,航班减少导致物流时间翻了4倍,物流成本也随之增加。

在这一背景下,盛泽决定尝试时装周的形式,展示各企业做品牌的能力。孙健华表示,盛泽希望通过打造时尚之都,用时尚给纺织业赋能,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让产品向更高端、更时尚、功能性更强、更环保的方向发展。

“镇政府提出,我们要向吴江南部时尚产业园区发展,”罗曼罗兰集团户外新材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南对界面时尚说,“就像是把原始面料从一个样品变成产品,而我们从一个卖布的变成卖衣服的、卖理念和价值的。我们的规划是从一根丝到冰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