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利益场:售假产业链野蛮生长

2021-06-11 11:54 热度:133℃ 作者:奢侈品网 来源:奢侈品网

  罗永浩直播间售卖不含羊毛制品的羊毛衫,薇娅找不到和她想的一样的Supreme潮牌联名,辛巴的燕窝里只有糖水没有燕窝,最近二驴卖的手机甚至找不到设备备案。

  面对火爆多时的直播电商,最近却接连陷入“卖假货”的漩涡之中,各大主播和平台也拿出“不退货退款”“3倍赔偿”“9倍赔偿”的超高力度,让吃瓜群众们感言,“错过了一款优质的理财的产品”。

  看似玩笑的背后,是大主播对于选品的不谨慎,也是一直蒙眼狂奔、野蛮扩张的直播电商平台上,假货的产业链正蓬勃生长。

  快手电商单季度破千亿,有消息称,甚至将今年GMV目标调高为7500至8000亿,据《晚点》消息,抖音电商去年完成5000亿GMV,今年要冲刺万亿。

  平台的数据大跃进,不仅靠扩张品类、拓展主播,其中也参杂着隐秘而狂妄的假货市场,直播的后半场战役,注定要围绕这假货斗争。

  “我们也做不到100%无假货”

  “辛选直招,旗下猫妹妹、赵梦澈招各类带货资源。”

  随后没多久,这位打着辛巴内部工作人员旗号的人被移除群聊,并不是不允许打广告,而是在直播业内人士的内部群里,这种人扮演的多是“二道贩子”的角色。

  在主播带货团队的详细分工中,会细分为招商、选品、运营等,招商团队负责对接各类商家,而在其中,虽然不是某主播团队的内部人员,只要和某一位或几位打好关系,就能“浑水摸鱼”进团队内部,通过选品。

  这些“二道贩子”则会以加价去对接厂商,而想要不走正规渠道,靠开后门的商品,质量怎样也就可想而知,这其中便是假货的第一道防线缺口。

  似乎像一记预防针,被戏称为“行业冥灯”的罗永浩也辩解道:国民级的电商平台做不到100%无假货,我们也做不到100%无假货。

  如果以业内惯例,按20%-30%返佣以及坑位费(60万/sku)测算,罗永浩的直播已为其公司带来5亿元左右的毛利,他自己也承认,6亿欠款今年年底会还完。

  某位头部MCN机构的负责人告诉Tech星球,很多主播对假货做不到筛选,其实是背后太有利可图了,“人嘛,都受不了诱惑。”

  据小葫芦大数据显示,在薇娅的该场直播中,这款“Supreme联名小风扇”售出了2.19万件,按照198元每件的价格,销售额高达433.62万元。

  快手坐拥7000万粉丝的网红主播二驴夫妻因为带货山寨手机翻车了,据小葫芦大数据显示统计,近30天销售量TOP5的5款朵唯手机,除了第二名是此前殷世航515求婚时带货的,其他4款近30日都是驴嫂带货的,销售额高达4.7亿。

  二驴夫妻不是初犯。2020年12月,两人曾在直播间里售卖有“抗辐射”“治失眠”的白酒,随后被王海打假,曝光二驴驴嫂虚假营销。二驴在自己的直播间泣泪道歉,喊着王海“爸爸”求饶,希望可以放他们两口子一马。而仅隔半年又再次售假。

  上述头部MCN机构的负责人告诉Tech星球,“大牌厂家现在也都自己店播了,没有好的品和价给这些大主播,只能导致招商团队放松门槛,这其中很多就是来路不明的假货。而且,他们非常明白自己的粉丝的消费实力,一般就是来抢福利的,大牌货叫做‘流量款’,但一个‘流量款’后面一定会接一个或者几个‘利润款’,而什么货才会有超额的利润,你懂得。”

  太琨律创始合伙人、主任朱界平律师告诉Tech星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近期公布的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的一起典型案例来看,法院认为一般情形下直播营销人员不参与实际交易,不具有经营者身份,主播不承担经营者责任。但也存在一些例外情况,比如因虚假宣传承担广告发布者责任。

  直播间,正在变成一场主播和假货供应商的合谋,毕竟,山寨产品和假货的利润率要比正品高太多了。

  一场快速套现的游戏

  直播带货,给消费者构建了一个美好的幻象。

  消费者偏向认为,由于可以直接接触到供应商或厂家,所以省去了原本的多层消费环节,而供应商因为省去了租金、人工等成本,所以产品以五折甚至更低价销售也是合理的。

  小峥就是这样一位抱着这样美好想象的消费者,深夜无聊,在一家短视频平台刷到某一家正价低价促销打折的直播间时,购买了一双199元的“新百伦”的运动鞋,主播的话术是这样的,因为是老款,厂家需要清库存,所以做活动低价销售,这个理由听起来十分合理。

  但收到货后发现是假货,她选择退款,却发现,这家店因为投诉太多被封号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 直播带货利益场:售假产业链野蛮生长 | 奢侈品网_奢侈品打折网_二手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