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免税店是个旅游景点啊

2021-06-10 05:47 热度:176℃ 作者:奢侈品网 来源:奢侈品网

  在三亚,几乎所有的五星级酒店都会提供这样的福利:往返免税店的免费巴士,提前预约,还可以享受购物95折优惠。

  我第一次知道这事,是在上周。当参加公司团建的我,在亚龙湾万豪酒店看到这样的广告牌时,银行卡里的余额不再真实,海风吹着我的脸,都是尊贵的味道。

  然后道行更深的同事告诉我:这不是万豪的VIP待遇,只是中免提供的服务。

  中免,全名中国免税品集团,也就是三亚免税店的母公司,去年,刚刚取代瑞士的Dufry,成为全球最大的免税零售商。其中,三亚免税店,依靠类似的引流手段,在今年春节假期实现了每天卖出一个亿。

  也是。上一代人到三亚,必须打卡海角天涯那几块大石头;年轻人到三亚,免税店成了必去之地。本质上它们也没啥区别——都是证明自己有钱有闲的道具。

  我泡了三天免税店,看到了“有钱有闲”的另一面。

  1

  接地气

  尊贵感是在踏上免费巴士的那一刻消失的。

  这是一辆米黄色中巴车,白色座套上,不均匀分布着身份不明的黄色污渍,遮阳帘的蓝色,也透着经年不洗、又被无数人头油摩擦过的气息。

  从我住的亚龙湾出发,这段路程单程40分钟左右。总结我看到的窗外:面向游客的场所是镶着金边的,服务本地居民的基设是掉着土渣的。

  冲突感,是三亚的底色,也是三亚免税店的底色。我用三天时间悟出了这一点,对待逛免税店的态度,也从林黛玉初入贾府时的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变成了刘姥姥式的我穷任我穷,躺平完事了(此处发三声)。

  没到之前,我以为它是跟北京SKP一样的存在。

  SKP,国际奢侈品牌最全的北京商场,也以177亿的成绩,成为2020年全球销售额最高的商场。尽管每年搞积分活动时,疯狂下单的富人们都会把这里变成菜市场,但是,不管在何时,我只要进去,就会感觉浑身不自在,紧张,动作局促。

  

三亚免税店是个旅游景点啊

  这可能是贫穷年轻人共同的经历。就像郭敬明,尽管他后来成了穿着二股筋,趿拉着人字拖就敢随意进出爱马仕的现实主义大师,但曾经也是个不敢逛LV,手上拿瓶水都觉得是在亵渎大牌的青涩少年。

  其实,单个奢侈品并不会让人感到压迫。Vogue business曾做过调查:当代年轻人对于奢侈品的崇敬、敬畏之心已经降到史上最低的程度。在北京,满大街的LV已经让年轻人在拥有它之前先学会了嘲笑它。

  真正让我在SKP里感到卑微的是人:同龄的姑娘们,一个个身姿婀娜面容姣好香气扑鼻潮感爆棚,名牌只作为点缀存在,而不会喧宾夺主抢去属于主人的关注。生而为女,我很抱歉。于是,在钱包没有羞涩而逃之前,我本人已经在CBD五公里以外了。

  心理学家把这样的行为定义为自我监察,高自我监察者对外部的环境十分敏感,还会根据外部的环境来监视和调整自己的行为。

  真不知是好还是坏。

  但在三亚免税店,我直起了腰板。

  这里太接地气了。除了结伴而来的年轻人,在这里与他们平分秋色的,是推着婴儿车,或者带着孩子的小家庭——这赋予了三亚免税店完全不同的气质:亲和,接地气。

  “孩子属于爸爸”,似乎是这里的潜规则。爸爸们的主要活动就是一套单项式方程:抱孩子、找能坐的地方,以及抱着孩子找能坐的地方,偶尔输出固定话术:可以,一般,都行。

  妈妈们则在匆匆购物。她们的雪纺裙+防晒,与我运动短袖+牛仔短裤的搭配,非常和谐。

  只是在我低头的一瞬,最后的尊严还是被刺激:她们几乎人手一个1w+的品牌包,或CHANEL,或LV,或Gucci。如果这是在十八线小城,她们的穿着打扮会让我怀疑包包的真假,但这里是免税店,谁会拿着赃物在警察面前乱显摆呢?柜姐的白眼会翻上天的。

  我明白:我依然是不配这里的。

  吃饭又让我彻底接了地气。在大牌最多的免税店一期,可选的餐厅只有肯德基和必胜客,但永远是满座。一个饥肠辘辘的午后,我和朋友拿着两份肯德基苦等无果后,跟着两对打扮很特别的年轻人找了个不会被人踩的角落盘腿而坐——之所以说他们特别,是因为他们穿着情侣装,不过是两个男生穿同款,两个女生穿另一套同款。这种配置比鸡兔同笼都让我头秃,不过倒也更说明了:免税店的时尚,是个迷

  正欲饕餮,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妇探问:汉堡在哪买的?这样的老人我在免税店里也见到不少,往往有儿女作陪。

  那一刻,我更加确定了,三亚免税店,确实是旅游打卡地。

  2

  排队

  见识了三亚免税店的排队,我转身就给代购朋友们的朋友圈点起了赞。

  尤其是那些卖化妆品的。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 三亚免税店是个旅游景点啊 | 奢侈品网_奢侈品打折网_二手奢侈品